我觉得我的文和我一样是透明的……

本丸记事NO2

我打出来了(๑>ڡ<)☆,这篇是在江户城开没几天的时候写的,所以时间和现在还是对不太上。嗯,也就是修行的刀都回来啦,其它也没什么,所以观看无碍啦⊙ω⊙

――――――――――

    最近江户城开了,婶婶自从上次联队战爆肝了以后

这次……她……肝不动了

    婶婶瘫在本丸的走廊上“我就是条鱼,我就是条咸鱼,隔壁暖女儿那儿既要我肝还要我的粉石头…

…嘤嘤嘤(ಥ_ಥ)”

  “哈哈哈,小姑娘这是怎么了?不如,陪老爷爷我坐会?”三日月在旁边坐着喝了口茶

  “可是……可是我想有只猫呀,我想拥有一只猫呀!”婶婶烦躁的抓乱了头发“不行(▼皿▼#),我要去肝,我哔―干爆江户城!”

“哈哈哈,有干劲是好事呢。哦!茶梗立起来了,哈哈哈”三日月看着噔噔噔跑出去的婶婶,一如既往的笑着。

“给我打爆对面的家伙!我们的目标是:”

“是什么呀,主君?”

“给我点面子,来,跟我一起念,打爆溯行军一刀通苦无,得到钥匙,开到箱子,拿到南泉!”

   ……

“大将,请不要教坏弟弟们。”药研淡定的推了推眼镜,早已习惯自家婶婶如日常抽风。

“换队!我要换队!”

   最后,婶婶还是在周末爆肝两天后,成功的拿到了南泉和修行道具。――完









(ಡωಡ)hiahiahia骗你的

   拿到修行道具的婶婶又哒哒哒的跑到龟甲房内

“阿龟啊,去修行吧,记得衣服带多点,最近外面天气转凉了,记得每天要给我写信啊吧啦吧啦…

……”

“好的!主人!没问题的!主人!”龟甲乖巧的坐在一旁听婶婶唠叨。

“那……走吧…要照顾好自己…”婶婶抱了抱龟甲,有点不舍

“嗯!会记住主人对我的关心!”龟甲有点激动,龟甲的脸红了,虽然更希望主人能用冰冷的眼神来看我呢

“走吧,拜拜~”婶婶朝远处挥了挥手

   ……

“我……想他了……”婶婶抱着腿坐在走廊上,眼睛无神

“丫丫,那位大人为了获得新的力量而出去修行,真实令人感动啊~”小狐狸从鸣狐的肩上跑了下了,蹭了蹭婶婶,婶婶伤感的摸了摸小狐狸

“不要伤心,4天过后就回来了,他会为了主人而战。”鸣狐用手做出狐狸的手势,轻轻的点了点婶婶的脸。

“嗯!”……“等等!我忘记送秋田了啊!”婶婶起身就跑

“丫丫,主人殿下还真是健忘啊~”小狐狸又蹦哒回来鸣狐的肩上

“狐狸……”

    婶婶开着阵来到另一个本丸。

“呀!秋田小天使,东西收拾好了吗?”

“嗯!都收拾好了,主君。”

“秋田田啊,天凉注意保暖,记得给我写信啊。还有,无论你做什么,婶婶都支持你,所以啊随你的心愿去做吧。因为主君知道,秋田不是个坏孩子啊”婶婶摸了摸秋田的头,难得正经的说

“主君……好的,我知道了。会给主君写信的!”秋田看了看婶婶,揉了揉眼睛

“嗯!去吧”婶婶也揉了揉眼睛

     又一个少年走了……嘤嘤嘤(ಥ_ಥ)

     明天还有一个少年要走……婶婶又去了剩下的那个本丸 。看着正在捡资源的后藤,上面的等级是大大的LV97。欸……明天送吧



本丸记事NO3

那个,我来说一下,我当初锻祖宗时是立的flag,所以这里的也是立了flag的。

――――――――――

      婶婶热衷于搞事,鹤丸也热衷于搞事。本丸里的其他刀为此超碎了心。烛台切甚至在厨房外贴着,婶婶和鹤不得入内!!直到小乌丸的到来……

      那天,天气晴朗,婶婶一如既往的蹲在锻刀所那儿和刀匠嗑瓜子。“我说,阿匠啊……”阿婶拿起一把瓜子“嗯?”刀匠也拿起一把瓜子。“最近政府的公告看了吗?”阿婶递给刀匠一把瓜子以示友好。“看了,想要小乌丸?”刀匠瞥了婶婶一眼,接过瓜子“我们俩这交情……你看……”阿婶笑眯眯的又给刀匠一把瓜子。“不,为刀匠就是要正直,几粒瓜子是收买不了我的。”刀匠接过瓜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就不能通融通融吗”婶婶正要拿起瓜子却被开门声吓的……手抖了。

在阳光的照射下,婶婶好不容易挡住光看清了来人。“被哟,你干啥|・ω・`),吓死我了。”婶婶捡起瓜子拍了拍胸。

“是……你叫我来的……”被被扯了扯他的被被。

“哦!对哦!来来来,咱们来锻刀!”婶婶一把丢掉瓜子壳,拉着被被起来了。“刀匠,别吃了,锻刀了!”

    刀匠又瞥了一眼兴奋的婶婶,只好放下瓜子拿起材料“多少?”“all800”婶婶从衣服里掏出一踏委托符和加速符“被,你去贴符”

     婶婶看着手里的几把刀沉默了一会……

然后半开玩笑的说“被啊,你知道知道那个黑发的光脚小正太吗?给我锻一把呗?”

     被被扯了扯他的被被点了点头。

……

     嗯???同意了?

  “那个,锻不出来也没关系哦!反正我上几次也坠机了好几次了哦!”阿婶有点惊慌失措。只好再扔资源。3……3:20??!“我……我察,不会吧?应该不是吧Σ(っ °Д °;)っ怎么可能,没事没事,被,扔一张加速!”婶婶的手略有些颤抖。

   婶婶望着眼前的小正太一脸懵逼。“出…出了?”

    ……沉默了一会

“啊――!被被!被被!出了!出了!抱一个!”婶婶从地上蹦哒起来,一把抱住了山姥切。

“主,难……难…受……”山姥切的脸起了红晕

“啊~啊~抱歉啊”婶婶松开了手转身抱住小乌丸“欢迎来到本丸!”然后掏出一把瓜子塞进了刀匠手里欢快的蹦哒出去了。

“哦呀,这可真是厉害的欢迎式啊”小乌丸明显有点被婶婶吓到

“她……人不坏”被被又扯了扯他的被被,以盖住他红的脸。

    阿婶当初出货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心塞……

  “我……鹤……嗯……”婶婶和鹤丸一起站在走廊上盯着面前的小乌丸默默的低下了头。异口同声“我们错了!”但我们下场还敢!

    被小乌丸罚着去扫了厨房。“鹤,我觉得我们下次得跑快点。”

“我也想啊,但跑不过啊,机动比不上啊”鹤丸无奈的挥动着扫把。“也是……”

――――――――――――――

是不是我好久没更,你们不喜欢咱了╯﹏╰前两篇毫无热度……是我文笔太差了吗?好的,我会努力的‵(*∩_∩*)′还是希望可以请你们去看一看前面的两篇,你们的喜欢和对刀刀的爱是我的动力呢(⑉°з°)-♡还有一篇我会尽量在南泉喵的江户城结束之前打完的,因为是关于江户城的呢。写是谢完了就是打字好麻烦Ծ‸Ծ又没有太多时间打字,尽量在江户城完之前发出来吧::>_<::


本丸记事No4(万圣节)

  阿婶最近随身带着一个糖罐子,因为万圣节到了。

  包丁小朋友最近很开心,因为万圣节快到了。这意味着他可以有糖果吃了,还不用被一期尼禁。

   鹤丸也很开心,因为万圣节快到了。这意味着他可以恶作剧了,还不用被长谷部和一期追杀。(醒醒,鹤你想多了,惹了小短裤不管什么时候一期都会来找你‘聊天’的)

  万圣节这天,抢誉的刀会有特别惊喜。婶婶如是说道,露出了微笑。

  嗯……略猥琐就是了

  于是鹤丸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看着手中的誉。

  “厉害呀,居然能在极短这儿抢誉吧唧吧唧。”阿婶拍了拍手。阿婶从随身的袋子掏出了一个紫色的骨头。一把塞进了一脸抗拒的鹤丸嘴里。鹤丸面目狰狞的嚼了几下,然后一脸惊讶“甜……甜的?”

    “是糖哦,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阿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这可真是……”“吓到你了?哈哈哈,你们都以为是什么?”阿婶望着鹤丸一脸奇妙的表情蹲下笑出了声。

       回到本丸后,抢誉的刀会吃到糖果这个消息不知不觉传遍了整个本丸。

       于是焦糖色的小糖包蹦蹦跳跳的过来了。“主人,我要吃糖!”“好呀,但你得先出阵”阿婶看着眼前冒着星星的小正太一脸笑意。“诶……”小正太思考了一会“那我要出阵!”“好呀,那你去换一下出阵服。”阿婶笑着拍了拍包丁的头,看着他蹦蹦跳跳的身影“啊呀,万圣节真是个好东西。”

       阿婶带着一队短刀去了江户城,三次免费次数下来,阿婶的袋子空了。“嗯?空了?”阿婶看着抢誉的糖包眼神暗了下来,拍了拍他的头“乖,回去再给你,嗯……多给你一颗。”包丁立刻就精神了,又开心的回了本丸,嗯,还有小花瓣在飘。

        阿婶拜托三名枪和太郎把小型的南瓜灯挂在了本丸的树和屋檐上,天一黑,南瓜灯带着狰狞的表情发出了亮光。

        穿着奇装异服的白色身影静悄悄的躲在暗处。穿着可爱万圣节服装的粟田口小可爱们从这里经过,他们有说有笑,却不知危险将近。“哇!”一个白色身影突然蹦了出来。小可爱们一愣,五虎退的眼眶已经有点红了。“那……那个,对不起哈……别……别哭啊,是我啊鹤丸哦”鹤丸感到背后一凉,凭他多年经验,急忙撒腿就跑。果不其然,一期在背后微笑着举着本体。“啊——”

       “嗯?”“没事,大概是鹤捉弄了你们家的短裤,差点把退吓哭,然后恰巧被一期尼看到了,真在追鹤吧”婶婶摊在鸣狐怀里,撸着小狐狸“丫丫,主人殿下真是了解呢。”狐狸舒服的蹭了蹭婶婶“哼哼,那是,我可是他盟友啊,不过,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婶,绝不捉弄正太!”阿婶骄傲的哼了几声。“嗯,乖。”鸣狐抬手揉了揉婶婶的头。“嗯?嗯?”婶婶愣了,随即捂住了脸。“嗷,这是犯规……”

----------------

OK,万圣节的打完了,还有两篇周末来更。其实我家的鹤很乖的

本丸记事No1

   婶婶很独特,因为婶婶有三个本丸。她每天三个本丸到处跑。

    这不,这次的战况又要来不及了。

   “青江!你带队去4图找你哥哈,快点,我先去相模一会过来。”婶婶推开青江的房门对屋内的青江说,然后快速的推开门跑了出去。“是~是~”青江明显早已习惯了,穿戴好出阵服最后的部件拿上刀带着一队极短随着传送阵的闪光去了4图。

     这边的婶婶又像刚才推开青江的门一样推开了小乌丸的门“祖宗!麻烦你带队去一下4图。哦,对了,记得提醒一下3队,让他们准备一下,你们受伤了让他们来,我等会来,先去一下备前。”“嗯?是为父带队?”“嗯!麻烦你了!”说着婶婶又飞快地奔了出去“主上!跑慢点!别摔了!”路过的烛台切朝婶婶的方向喊了过去。“哦呀,是烛台切啊。可否帮为父带句话?”小乌丸这么说着拿起了刀“OK~”“麻烦了,就说主上让3队的孩子们在一旁备战。”“OK!会帅气的带到的!”“乖孩子,来蹲下。”烛台切奇怪的蹲了下来。只见小乌丸笑着拍了拍烛台切的头。等到小乌丸走后一段时间,烛台切才愣愣反应过来,嘀咕了一句“这……不帅气啊……”

     婶婶一如既往的踹开了鹤丸的房门,环顾了一下四周……嗯?

     “哇!”啪叽。鹤丸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然后被了解鹤丸的婶婶反手一巴掌拍在了脑袋瓜子上。

        ……

     “你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我是你盟友……”婶婶走出来鹤丸的房间朝后面挥了挥手“我走了,收拾一下东西去4图”

     “看来要改变一下方式了……”  

       呯!又有一扇门招到了婶婶的摧残。吓得屋内的三日月拿茶的手抖了抖。

     “小天狗呢?”婶婶扒拉着门

     “哈哈哈哈,原来是小姑娘啊~今剑在来派那孩子哪儿哦~”

      “好的~”

        看着婶婶跑出去的身影三日月低头喝了口茶“哈哈哈~”

      “爱染!小天狗在吗?”

      “啊!我在哦!主公大人!”

     “哦!我们是要去参加祭典吗?”爱染激动的表情意于言表。                      “  嗯!去打4图哦!既然出阵服已经换好了就走吧!”婶婶拉起爱染和今剑跑到了传送阵那儿。“哟!主上”鹤丸朝婶婶打了个招呼。婶婶点了点头问向鹤丸身后的三把极短“准备好了吗?”“嗯。都准备好了,大将。”药研推了推眼镜点头。“好!那我们就出发了!”随着婶婶的手挥下,光亮起,转眼间来到了4图。青江和小乌丸已经等在那儿了。“走吧走吧,开工了!”

        又是一天的打溯行军和捞数珠丸,但婶婶还是没有打完战况还是没有数珠丸……

▁▁▁▁▁▁▁▁▁▁▁▁▁▁▁

我……滚回来更文。因为是上次战况时写的所以时间和现在对不上……嗯,等会如果可以发一篇万圣节的就发,发不了的话就等周末吧。看看我能不能把我现在写的4篇发完吧……唉……电脑打字真累 


         

      

如果刀男是老师(学生)冲田组,鹤丸和小狮子

剑道老师  大和守安定
       平时很温和的老师,教学生时也十分的耐心。一旦拿起刀不管是比赛还是切磋都会动真格。所以也经常被学生调侃拿起刀就是大魔王了。曾经有外校的剑道社来挑衅,没用几招就把对方打趴下了,从此,外校的剑道社没有一个敢来挑衅的。会时不时的想自己的学生到底喜不喜欢自己的教学方式。经常和清光老师互怼,但其实两人关系很好,互怼也是他们的相处的方式之一。因为长相和绑着头发,出门会被认作是可爱的女孩子。本人感到很无奈,曾把头发散下来,却发现被当成女孩子的概率变的更大了,只好作罢。(这个清光老师也身有同感啊!)
文艺老师   加州清光
         女子力特别高的男老师,可以和自己的学生们打成一片。喜欢涂指甲油,特别偏爱红色,家里有很多不同红色色号的指甲油。以至于每次下课总会有女同学问老师今天是什么色号的指甲油呢这样的问题。久而久之,会在说下课的同时随带说一下指甲油色号。学校的文艺活动很多,而文艺老师又不是很多,会化妆的没几个,化的好的也就只有加州老师了。因此班里的女同学更加佩服了,私下会来办公室请教如何化好妆。因为文艺活动,和服装部来往密切,关系也很好。和乱有很多共同话题。手很巧,会做很多小饰品,受到学生广大推崇。
英语老师(班主任)    鹤丸国永“有没有被吓到?!”
       鹤丸老师十分热衷于搞事。这是学生们难得打成共识的想法。但也不可否认鹤丸老师是一个好老师(班主任),平常还是很正经的。上课内容非常有趣,学生们笑的声音隔一个走廊都能听到。最常说的话是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啊,如果尽是些意料之中的事,心会先于身死的吧!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学生更觉得这是鹤丸老师为了搞事而想的借口。正所谓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班里的学生也都是一群爱玩的。也懂得分寸。一般像话剧演出这样的活动,最刺激,最惊喜绝对是鹤丸老师带的这个班。
照顾老人(?)部部长   狮子王
        非常有活力的部长,性格也很直率。之所以是部长是因为当初是他自己申请创建这个部。初意是想让其他同学也学习一下如何照顾老人。天知道当初审核老师知道这个原因是有多欣慰。原先这个部只有他一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到后来人越来越多了。这个部的教导老师也是他自己,因为周末会去敬老院做义工,所以懂得很多照顾老人的知识。会在部会课上教导其它同学。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会倍敬老院的老人讲话,下棋。不止周末,有空闲的时间也会去敬老院 常常一待就忘了时间。

――――――――
长久不来更新的我又滚回来更新了~>_

论审神者脑洞有多大(下)

我已经开始放飞自我了……友情提醒最好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๑˙ー˙๑)算是小乌审有安清注意避雷链接看评论

论审神者的脑洞有多大

绝望的我又一次来发文,敏感词是什么鬼东西哦!点不开见评论

http://t.cn/R807A3O

我觉得我家一期似乎对白天的雪景有什么不满。😂

如果刀男是老师(学生)来派,小乌丸,髭切,膝丸

数学老师 明石国行
       懒懒散散的老师,和隔壁班的数学老师形成鲜明的对比。虽说是两个孩子的监护人但更像是那两个孩子在照顾他。准时下课,绝不拖堂!其实只是他想回办公室躺着而已。虽然经常说自己没干劲之类的话,但他对学生的学习还是很上心的。
学生会会长 萤丸
        因为身高经常被认为是小学生但其实已经读高中了。平时性格很好,摸他的头也只会嘟囔一句会长不高的。但一旦有人违反校规,会变成恶魔。曾经有一次校园报纸的头条是:震惊!学生会会长仅凭一人之力打败校园内所以不良少年!旁边还有一个红发少年在加油?!是一个十分负责的会长。经常和自己的兄弟爱染走在一起,放学会和爱染一起在教室办公室等明石老师下班。
料理社团团员 爱染国俊
        因为明石懒的做饭而且做了也不好吃再加上萤丸很爱吃,所以他就自告奋勇的去参加了料理社,担任起了家里的主厨。是个非常活泼的孩子,喜欢爱染明王,偷偷的在校裤上用暗色的线秀了个歪歪扭扭的爱染明王,因为被萤丸教育过,所以只秀了一条裤子。会在料理社里做一些小零食放学时和萤丸一起在明石老师的办公室吃。

历史老师(校长)小乌丸
        长的很正太的老师,走在校园内被多次认为是学生,还是不穿校服的那种。因为在学校待的时间最久喜欢自称为父,把学生(老师)看成自己的孩子。是一个看外表看不出年龄的人,学生不止一次猜过他的年龄但都没有猜到。绝对是世上看上去最年轻的校长了,学生或老师犯错时会温柔得摸他的头教他改正。经常教导学生不能以貌取人。似乎和隔壁学校髭切老师膝丸老师有不为人知的以前。
道德与法治老师 髭切
         频繁的在课堂上叫错名字,不管学生和他说过多少次自己的名字,到下次还是会叫错。久而久之,学生们也习惯了,也更心疼膝丸老师了。除开记性这点的话,是很不错的。有时会心平气和的和学生们讲嫉妒是会使人变成魔鬼之类的话。上课时,一般会把今天要学的内容讲完,然后让学生们自己看书自学。对学生很宽容,没有作业,但出奇的是学生们考试往往考的很好。虽说是道德与法治老师,但自己对道德这方面并不会很在意。
道德与法治老师 膝丸
         是个很负责的老师,在上课前会把今天要讲的内容再仔仔细细的看一遍。因为课少,所以经常跟着自己的兄长髭切,怕兄长会给别人添麻烦。并不会因为髭切忘记他的名字而生气,但有为这事哭过,虽然他本人不愿承认。性格很好,但不会像兄长一样经常笑,上课时很严肃但语气并不凶。

―――――――――
改了一下源氏的,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吧。如果觉得髭切他真的不适合道德与法治老师的话,可以私信和我讨论讨论,我最近脑洞不太够,会听取意见的。😊

如果刀男是学生(老师)2 粟田口篇(完)

服装社团团长 乱
   喜欢穿漂亮的衣服,长的也很漂亮像女孩子一样但他是个男孩子。审美观很高,会和同学们分享一些搭配衣服的小窍门。如果出去玩搭配不好衣服的话,就去问他吧,会有很大的帮助的。朋友很多,但女生朋友要比男生朋友多很多。
动物社团团员 五虎退
   是个对动物很温柔的人,性格有点胆小。身边带着五只‘小猫’,不过据他说,那是五只小老虎,真是和他的名字一点也不像啊。非常爱护动物,懂得如何和动物好好相处。因为性格的原因,一紧张,说话就会断断续续的,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动物社团团员 秋田
   小时候因为生病不怎么上学,所以很多东西都不懂,同班的同学也因此会给他讲一些他不懂的东西。和五虎退很要好,也是个温和的小天使。很天真,想了解动物的习性就和五虎退一起加入了动物社团。现在正在学习如何和动物相处。
班长 平野
  是一个十分懂事的孩子,帮老师解决班里的一些琐事,很让老师省心,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的。管理能力很好,所以并不会和同学有过节。和副班长前田是双子。同学们有不会的题目去问他,会很仔细的讲解。非常负责。
副班长 前田
    和平野一样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因为以前当过很多次的副班长,所以很有经验。在老师们眼中是一个很可靠的小助手。经常会被叫去帮忙,回来时会带很多的小零食,自己拿一些,然后把其他的分给同学们,也因此和同学们关系很好。
数学课代表 博多
    很会算术,据说是数钱练出来的。虽然家里并不贫穷,但很节俭。家里的大人发零花钱时会把钱存起来。用钱时会像个商人一样精打细算的,所以这就是数学好的原因吗?看到自己的兄弟乱花钱时会上去说教。
美发社团团员 后藤
    因为头发挑染过,被美发社团团长连哄带骗的拐进了社团。懂得很多护理头发的技巧。个子不高但给人一种安全感。自己很在意身高,一直坚信自己还会长高。每次看到比自己高的人会下意识的垫脚。在生活中很可靠。 
美发社团团员 信浓
    因当时在后藤身边且拥有一头靓丽的红发而被社长拉进美发社团。入团后并不常去,只是在社团活动课时才去或者有时会被后藤拉过去。其余时间会待在教室里不怎么出去,但性格不是沉默寡言的。相反,还和同学们相处的很好。
料理社团团员 包丁
    这孩子一入学就因为喜欢人妻而吓到了不少老师,同学们也一直想把他拉入正规。后来经过兄长一期老师的解释才知道只是喜欢会给他糖吃摸他头的温柔大姐姐。有些孩子气,却很招同学喜欢,经常被同学喂食。因为喜欢吃点心才加入料理社团的。
劳技课代表 毛利
   有一双很灵巧的手,手工做的特别出色。喜欢做一些动物的纸模型,然后把这些模型送给自己的兄弟们和孤儿院的孩子们。因为他很喜欢小孩子所以每周都会去孤儿院做义工。
粟田口篇        end
――――――――――――――――――――――――
    因为我是国服婶所以毛利的性格把握的不太好,希望没有崩。下一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下下周更。是来派、祖宗和源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