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枪――pong

封面这位是我老公,我们已经领证了!:P

无法言喻的心思

我对着镜子将耳棒从耳洞中拿出,想着试一下新买来的耳钉,便把银质的耳钉插进耳洞中,噫?我后耳朵后面的耳洞呢?找……找不到了。插不通。

坚持的我一次又一次的试。

啧。

尝试了一次次的我开始烦躁了。

手拂过耳垂,鲜红的颜色留在了我的指尖。

啊,流血了,真麻烦。

叹了口气,放下耳钉,重新拿起耳棒。

又试了好几次。

我呆愣在镜子前,我,好像连耳棒都插不进去了……

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走了我手中的耳棒。嗯?我抬头“啊,威士忌呀。帮我搞一下。”我指了指耳洞

。他抽出纸巾把耳棒上的血擦干净,“所以为什么去打耳洞呢?明明那么怕疼。”他拖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往一边倾斜,露出耳朵。“不要动哦,御侍。”“嗯,好。”蒙混过关吧,但愿他等会别问为什么打耳洞。

“好了,另一只。”他将我的头发撩在耳后。“恩恩。”还好没问,忘了吧忘了吧。“威士忌,你在干嘛?”我看着他拿出棉签往上面喷了些消毒水

“这样会好一点。”他将棉签往我耳垂处轻轻摁了摁,让消毒水均匀的分布在我耳垂上。

“嘶――疼……”我哆嗦了一下。

他看了我一眼,笑着问“疼为什么还要去打?”

“emmm,想打就去打了呗。嗯。”我拽着衣服,眼神乱飘。因为想和你的耳坠凑一对我会说?

“是吗。”他轻笑着,像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不会吧?应该不知道吧……我摆在桌上的也是耳钉,不会察觉的,没关系没关系。

“好了哦。”他摁着我的肩在我耳边轻声说“耳坠的话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带哦。”

“啊―被发现了……”我快速将手放在桌子上然后把脸埋进手里小声低估着。

因为想要和你凑一对所以耳坠我会带在右耳。

――――――
真的超级短的小脑洞,打耳洞是真的疼……

阴郁期

那纯白的颜色在不知觉间被黑色渲染,变的不堪入目。

思绪开始崩溃。

不止一次的想着:

这样的我是没有人会理会的吧。

这样糟糕的我,苟活在这个世间。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很奇怪吧。

无数次的被自己的负面情绪压到哭泣。

这样的我,

这样的我……

这样不纯白的我

你,

是不会在意的吧

毕竟纯白的灵魂的才有被染黑的价值

我,本就沉溺于黑暗

没有阳光的黑暗深渊

笑不出来

完全笑不出来

我和她一点也不像

你会不要我的吧,是吗?

我不是她

……

缩在角落里的我将脸埋进膝盖里,负面情绪快要将我湮灭。在这个照不进阳光的房间里,低沉的气息弥漫着各个角落。

黑暗的深处传来的轻笑声迫使我抬头,杂乱的头发下是一双空洞的眼睛,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我知道我现在是什么鬼样子。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他干脆破罐子破摔。我快速的戴上帽子遮住眼睛,缩成一团。“你走,我不想看见你。”明明知道不是他的错是我自己的思想问题还是说出了这种话啊……我真是个糟糕的人。

“乖孩子 ,抬头看着我。嗯?”威士忌蹲下来,强势的抬起我的头和他对视。哭泣的样子被他看见了。我吸了吸鼻涕。

“快说你爱我!”我盯着他的红色竖瞳,带着诡异的色彩还有冰冷的气息。就和蛇一样。他的眼瞳美的妖艳。

他笑着轻声说“我爱你。”他用手抚摸着我的脸,擦去我的泪痕。

我试图从他的眼瞳中找出谎言的痕迹。

恰到好处的笑容和神色,眼神也是和往常一样温柔。

在知道我和她一点也不像的时候你还会对我这么温柔吗?

在我走神的时候他将我从地上抱起。

他关了灯躺在床上把我圈在怀里,手指穿插在我的发丝中“不要乱想,睡着做个好梦吧,我带给你的好梦。呵呵,安心入睡吧。我亲,爱,的,御侍。”

我愣了一下,伸出双手抱住他,头靠在他的颈间,双腿环上他的腰。闭眼。

想让那双美丽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

“威士忌,等价交换。”用如此糟糕的我来换我爱着的你,好吗?

“这个世界没有与你等同价值的存在。”威士忌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我们在床上相互依偎着。

那么,

能否在黑暗中也这样相互依偎呢

黑暗里很冷,很冷……

――――――――――――

我想要吃粮qaq




饥饿

饿……

好饿……

明明刚吃过晚饭

但是好饿啊……

嘴里空荡荡的好想吃东西啊

想要把它们咬碎,想要把它们吞咽

我环顾着四周,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为了帮助我减肥,米饭他们早早的把食物都收起来了。

我吞了吞口水,起身开始翻箱倒柜。一定,一定能找出什么可以吃的东西的,一定可以的。

我翻东西的动作开始慌乱,感觉像是在忍受饥饿,其实我根本不饿,刚刚吃过晚饭,肚子里的食物还没有消化完。但是就是想要吃东西,自我臆想出来的饥饿感使我疯狂。

没有东西,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我瘫坐在地上,一只手捂住肚子,一只手捂住嘴,望着毫无食物的柜子出神

食物……

没有吗……

找不到啊……

完全没有呢……

饿……

好饿……

我会就这样饿死吗……

啊,这样吗,会饿死啊……

会饿死吗?

不会的

会吧?

我不知道啊

完全不知道啊

但是好想咀嚼东西啊

“御侍。”

猛地抬头“威士忌!有吃的吗!什么都可以!”我迅速起身跌跌撞撞的扑向他

他将手抬起伸到我的嘴边,手指轻轻的描绘我唇的纹路“御侍想要吃我吗?”

“诶?”我愣了,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被威士忌钻了空子,手指滑进了我的嘴里。“唔”舌在指尖无法生存,我只好张开嘴任由威士忌逗弄。气氛似乎开始不对,再下去的话会……意识到这点的我后退了一步,抬手擦了擦在嘴边的唾液。然后快速的抽出身旁桌子上的纸巾包住威士忌的手指仔细的帮他擦干净。

“不了不了,算了算了,我说的吃的是食物!食物!而且照刚才那样下去 ,谁吃谁啊!”

“呵呵~可以咬的哦,手臂。”威士忌解开袖子露出了白誓的手臂。

哈?谁要咬啊,很痛的啊“啊呜”我虽然是那么想的但身体做出反应显然和我想的相反……

好香啊……总感觉威士忌身上有股很香的味道,感觉很好吃。还是舍不得咬他,只是用牙齿轻轻的抵在了他的手臂上,恶作剧般在他白誓的手臂上舔了一口,顺便嘬出了个吻痕。

我松口咂了咂嘴,唔,最后还是好饿啊……算了,洗洗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嗯?!什么东西?威士忌往我嘴里塞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甜的!还是西瓜味的,超级好吃啊!我兴奋的眯了眯眼。“好吃吗?”威士忌是这么问的。带着迷惑,似乎是真的不知道味道。我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就只看见他突然凑近,用唇堵上了我的嘴。良久,他才松开。我好像……突然就不是很饿了……难道水果糖还有饱腹的效果?

后来我才意识到他身上的香味是水果糖的香气。在来找我之前吃了几颗呢?

夜景

夜晚的风是凉的,即使是在夏天。
我坐在窗台抱着西瓜,用勺子挖了一口送到嘴边张口吃掉。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当然不忘嚼西瓜。
夜晚的景色很美,身旁的玻璃窗倒映出腿的样子。
我背对着夜色,将腿放下摇晃着。
“威士忌”我开口
屋内摆动着刀的他抬头
“我喜欢你”我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他放下刀,似乎是因为我的话,扬起了微笑
“我超级喜欢你”我轻轻的用指尖划过他的脸颊
他将我抵在窗台上的小角落里
“我知道”
“我爱你”我笑着低头吻上他的唇。
“我也是”他离开了而后趁我惊讶之余吻了上来,舌轻而易举的伸了进来。我回应着他,手悄悄的扶上他的背。
夜晚的车还是来来往往,路边的灯光带着城市繁华的气息。
我将腿伸出窗外开始晃,吃完的西瓜被我摆在一旁。我看着脚下的夜色,沉迷了。
身体开始逐渐的往下滑。
我兴奋着。
头发在空中散开,风带着夜的问候穿过我的发梢。
我笑着在空中做出口型



我看见他从窗沿边跳了下来 
我朝他伸出双手就像是平常拥抱他一样
他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拥入怀里,一只手拦住我的肩另一只手放在我膝盖的下方将我托起
然后,安然落地
“我也爱你”

--------------------------------------------------------------------------------------------------------------------------------------------------------

特别的短,是大晚上我坐在我们学校宿舍的窗台边看夜景产生的脑洞,不得不说,我们宿舍的地理位置真的好【嗯,我是这么觉得的】可以看到学校外面的景色,因为我们学校是在市区的马路边,所以大晚上从窗户看下去是马路还有路边的景色,路灯都是亮着的还有建筑物的灯也都是亮着的,有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男扮女装威士忌X女扮男装御侍(我)(女装由御侍友情提供)

月黑风高夜,鬼鬼祟祟的人影在门前晃来晃去,手不止一次的摸上门把手却又放下。我在犹豫,还有思考被打的可能性……
最终,我猛吸一口气然后……转身!嘿!180度的!我趁着怂不注意快速推开门,用眼神扫了一遍房间各处。诶?不在?出去了吗?正好!嘿嘿
我悄咪咪的把手中的物品放在床头 ,捂住嘴想着, 威士忌穿着这件衣服的样子。 笑声根本藏不住, 从手指缝里偷跑出去。
我笑了好一会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笑得越来越激动【猥琐】期待着威士忌穿上的样子。“
御侍。”“诶,啊-----”我呆愣了几秒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威士忌!“呵呵,呵呵呵嘿,我。。。我什么都没干。真的。”我紧绷着身体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床头的柜子边试图不动声色的用身体遮住那套衣服。
威士忌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我面前单手将我拉进怀里,另一只手从我的腋下穿过拿起了那套衣服“御侍,你有本事把衣服偷偷的放到我房间不如想办法怎样让我穿上这套衣服,嗯?”“嗯。。。。。。我就是没有办法让你穿上这套衣服所以我才偷偷的把衣服放到你房间的……”我抬手将脸捂住,没脸见人了。“那,御侍,我告诉你一个办法,一个能让我穿上这套衣服的办法。”威士忌松开了我,将衣服从透明的包装袋中拿出,是一条很漂亮的黑色连衣裙,系着根红色的丝带,裙身点缀着用蕾丝做成的小圆球,袖口处也挽着一片蕾丝。
威士忌将衣服放好,而后坐在床上,将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盯着我看,笑的很好看,坐姿也很优雅(禁欲)。但我有一种背后一凉的感觉“什么?办法?”威士忌并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他抬手指了指旁边的衣柜开口“打开。”??我一脸疑惑的打开柜门,入眼的全是……嗯,是威士忌的衣服。?好像还有不一样的?我翻了一下拎出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诶???你背着我找人了。我一脸幽怨瘪着嘴看着他。“御侍,别这么看着我,那是给你的。穿上试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威士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为了让威士忌穿上那条裙子我决定牺牲一下自己(反正换件衣服我又不亏,小声哔哔)但……我该去哪里换???
我抱这衣服不知所措“我……先回房间换好再过来?”
“窗帘已经拉上了,就,在这换吧。”不是我的错觉!笑意就是越来越深了吧!说话还停顿了吧!绝对停顿了吧!
“御侍,快点哦。等会我改主意就不好了。”眼前的人笑的张扬。
…………
“御侍。”
“干嘛,我有在脱!”
“你脸红了。”
“闭嘴!闭嘴(*≧m≦*)”
我套上衬衫扣上扣子“好了!”我想我现在脸上应该红透了。“还有裤子。”威士忌用手指了指。
“什么?裤子?不是,脱了我穿什么(゚o゚;?”
“不穿不是挺好。”“那不就是……男友衬衫?”
“前几天御侍说的话我听到了哦。”
我想穿男友衬衫!
我想穿男友衬衫!
我想穿男友衬衫!呜呜呜
前几天盯着手机咆哮出来的话还在我耳边回荡“你听到了!那我后面说……”想穿男装的事“你也听到了……”
“嗯,那么脱吧。”
“可,这不是你的衣服,不是吗,不是你的衣服的话”就不能算是男友衬衫诶
“等会,就会,是我的了。包括……”威士忌后面的话说的很轻我并没有听清。
但马上我知道了,并且还用身体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不得不说,撩是真的撩。
第二天我可喜可贺的睡到了日上三竿并且收获了一只女装威士忌,哦吼,这波不亏。
我觉得身上的痛根本按不住我激动的心。我捂着鼻子一脸痴汉的盯着女装的威士忌。
拥有一只女装威士忌可以做什么?
和他一起逛街(x)
男装和他一起逛街(√)
我带着假发穿着衬衫(对,昨晚那件)下面一条黑色的裤子挽着威士忌踏出了门。
为了符合威士忌原来的发色,我买的是棕色的长发(假发)一直到肩的下面,送来时还配了一根红色丝带不过被我给绑在了他脖子上。裙子的长度刚好到膝盖上方,露出了两条长腿,说实话,腿毛比我还少……脚上穿的是我的黑色凉鞋,比我穿还合适,脚趾甲还被我涂了黑色的指甲油。微微一笑,吼吼,整就一个温柔知性的小姐姐,我怕是个假的女的(咸鱼瘫)
我对着路边的镜子看了一眼自己的男装……我配不上温柔知性的威士忌姐姐,qaq

和群里的大大们聊天时产生的脑洞,我好废啊。。。。。。




俗称撩完就跑(威士忌×我)

        该怎么说呢,这种情况……我跨坐在威士忌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腰,也就是我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哦吼,其实几分钟之前还挺好,怪就怪在我突然脑抽了……
        我原本呢,坐在威士忌工作台对面那张小桌子上安安分分的磕着瓜子 。看着对面自家老公的颜犯花痴,那些小说里说的没错,认真的男人最帅。于是我盯着看久了,脑子里闪过一句:
又在研究什么,看看我啊,我都坐了好久了!
        然后?然后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出现了开头的画面。
        我抬头朝他尬笑几声:“你,继续,继续,哈哈,不用管我,继续。”我蹬了一下腿想从他的身上跳下去但却被他顺势给搂进了怀里。我眯了眯眼,没生气?继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过他的衣领,吻了上去,看着他眼里的戏谑,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根本就是料到我会这么做得吧!不会吧Σ(っ °Д °;)っ嘛,也不是没可能,是他的话……不对,我在想什么??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吧?
        不伸舌头的吻其实没多大意思,我从他的唇上离开。对他笑笑不说话,他也对我笑着,嗯,不说话。时间长了我没按耐住,泄气到“表盯着我看了,我也不盯着你看了,嗯!你―你专心看资料,我―嗯……哦!去送空运―对!送空运!”这次我从他身上下来他没抱我。诶?生气了?我探头,小心翼翼的问:“生气了?”
        他起身把我拽了过去压在了他的工作台上,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御侍,等价交换。”这是,要找我算账的节奏啊……我是御侍,我现在很慌……“哈哈哈,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让你亲回来怎么样?”反正我也不亏,嘿嘿嘿。
        他挑眉,低声笑了笑“御侍”“嗯?”我眨巴眨巴眼睛“想好了?想好了就亲吧,嘿嘿嘿”
威士忌低头埋进了我的脖子,不是,我艹,你要干哈???“嘶――嗷”好疼的……不是,一个!一个够了!够了!“老公,停!一个!够了!”我哀嚎着“嗯~哈~”低声呻吟了一声。日……我好像……有感觉了,不是,这会没感觉才奇怪吧?
       他在我耳边笑了笑“够了?”而后坏心眼的舔了一下他种的吻痕。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否则我今天怕不是连门都出不去。我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够了……”结果抬头撞见了他红色眼瞳中丝丝温柔。好的,我今天别想出门了。我咬牙“威士忌,你给我去那边的床上乖乖躺好,我要艹哭你!”
威士忌已经对我的话见怪不怪了,他明白我的意思,笑着将我抱起。我很幸运的从硬绑绑的工作台转移到了软乎乎的床上。我头一偏看见了我身边有一根红色的绳子,刚才没有这玩意儿吧……
       威士忌把脱下来的衣服放在一旁的凳子上然后用红绳将我绑了起来。“诶?”我歪头“御侍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啊,呵呵(笑~)”他抬手掀起我的衣服,将手伸了进来解开内衣的带子。
      我被我老公算计了而且我还是自愿的。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随便去撩威士忌,也不要坚信撩完可以跑的掉。不,标题不对,撩时一时爽,撩完火葬场。

好像。。。。。。有那么点污。。。。。。[老脸一红]其实是一个脑洞啦所以很短

乌鸦的守护

       十八岁的生日是成年之时,却也并无什么特别。

       不能回家的我在这一天决定窝在图书馆里。周六的图书馆,人一如既往的少。起码在我这一片里没有看到一个人,除了我。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暖洋洋的洒在了我的脸上。我打了个哈欠,放下手中的书,趴在桌上,脸轻轻地蹭了蹭手臂。

       本只打算休息一会儿,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醒来时已是下午一点多了。

       这个点食堂已经没有食物了。摸了摸肚子,只好收拾书,准备回宿舍啃面包了。

       拿开那几本厚重的字典,呈现出的是一块包装精美的蛋糕和一只黑色,带着红色蝴蝶结的小熊。

       是谁放在这儿的?

       我感到诧异,在小熊的身旁发现了一张白色粉底的卡片。

       生日快乐。

       给,给我的吗?

       再往下瞄了一眼,卡片的末尾写了我的名字。

       没有署名?

       是谁?

       我收拾好书,依次将它们放回原位。看见那份礼物哦,最终还是决定收起来。

       毕竟,还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不是吗?

       恰好……我也没吃午饭。

       回到宿舍时,已经将近两点。肚子已经彻底无声了,只有胃还在微微的发出阵痛。

       捂着难受的肚子我将书包放在椅子上把小熊摆在床头。拿起那块蛋糕,小心翼翼的拆开精美的包装。

       蛋糕散发着甜味成功的勾起了我的馋虫,对自己轻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拿起一旁大概是蛋糕附带的银制小叉。叉起一小块送向口中。

      奶油的香味和蛋糕的甜味交织在一起,融化在了口中。

      意外的好吃。

      情不自禁的再用叉子叉起一小块送向口中。

      这个味道,使我感到很熟悉,但始终都记不起来。

      带着甜味香气的蛋糕很快就被我吃完了。可……我仍记不起这个味道到底是在记忆中的哪一处?

       我回忆着。从小到大,我每次吃过的蛋糕,没有这个味道,甜食呢?也没有,但就是在哪儿吃到过,充满爱的蛋糕。

      他握着我的手,将最后的巧克力轻轻的放在蛋糕上。在外包装上打了个精致的蝴蝶结……

      他是谁?

      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我晃着脑袋,记不起来了……记忆到这里就记不起来了……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我似乎忘记了什么,忘记了谁?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摸上了唇,回忆着蛋糕的味道,想要再想起什么……

       唇?

       莫名的,手又渐渐的抚向了眼角。室友离开前的化妆品,还摆在桌子上。其中有一盒红色的眼影。

      红色吗?

      红色?我给谁画过妆?将红色涂上他的唇,将红色抹上他的眼角。然后,他俯身将唇上的红色印在了我的唇上,再……又记不起来了。我和他是什么关系?情……情侣吗?

      我不知道。

      过了好久,直到我再也想不起来了,这才作罢。看了看宿舍挂着的钟,现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舍友们都不留校,我一人在宿舍里闲的无聊。

      起身穿好外套决定去外面走一走顺便解决一下我的晚饭。

      外出回来后已经很晚了,洗漱好,躺上床便开始困了。闭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我看了眼床头的小熊伸出手将它抱在怀里。恍惚之际,有什么落在了我的脸上。我抬手摸了摸。

      是花瓣,可宿舍里怎么会有花呢?

      不知吾现在来可算迟?

      谁?

     我立马坐了起来,抱着小熊防备的看着坐在我床头的人。

     月光从窗外透了过来,照亮了房间我这才看见他的模样。

     淡淡的月光照在他如墨的发上,同发一样的墨色眼瞳中藏着淡淡的温柔,眼角抹着红妆如他的唇一样,带着莫名的妖艳。嘴角轻微的往上扬起。月光使他变得柔如却也带着些许清冷。

     好美……我喃喃出声

     那人轻声笑笑,抬手扶上了我的脸。生日快乐,我的小姑娘。

     我愣了愣,他笑着的模样与记忆中的他重叠,可我依然记不起他的名字。

     还未记起?他叹了叹息气,那吾就再介绍一遍。

     吾名为小乌丸,和外敌作战是我的命运,即使已过千年,这命运仍未改变。

     然后抬手轻轻的点了点我的头。

     瞬间,记忆如潮水般涌进脑海,问光忠要了配方在厨房里和他一起做了蛋糕,和他一起去后山采过野果,在他的房间帮他上妆……记忆一直回溯到我刚入职那会儿。

     我沉浸在其中,回过神来我被他抱在怀里,泪水早已沾湿了他肩头的衣服。

     他的手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我压低声音在他怀里呜咽了几声,回抱住他。

     那么我们该回去了哦。直到我停止呜咽他才出声。嗯。我点点头。顺手紧紧抱住了身旁的小熊。

      察觉到我动作的他笑了笑便附在我耳边轻声念出了我的名字。

       当――

        临走前听见了学校钟楼的声音,生日过了,但我笑着反握他的手推开了本丸的大门。

――――――――我是个间隔āī――――――――

    大概是婶婶打溯行军迷路到了一个空间,却不知为何作为审神者的记忆没有了所以文中的那个世界其实就是那么空间而婶婶成长经历也只不过是在现实中的回忆也就是说婶婶迷路到了一个空间里认为自己是那个空间的人其实只在那个空间呆了一天也就是文中18岁生日这天把现实和这个空间的记忆搅到了一起认为自己在这个空间度过了18年。

     至于小乌丸给审神者的蛋糕是当天在厨房里做的小熊是原本打算给婶婶的礼物。其实把礼物放在书后面时小乌丸就在这个空间里了一直在审神者的身边,然后在将近12点时踏点出现将审神者带回。

     关于这篇文,其实还有两个脑洞,但是觉得这个脑洞最适合这篇文于是把这个脑洞打出来了。

    我就只是想写一篇祖宗把我带本丸的文而已。

     

        

       

雨,糖果和你

     审神者喜欢糖果。这是全本丸都知道的事。

     审神者喜欢小乌丸。这也是全本丸都知道的事。

     光忠会限制审神者吃糖,所以审神者只好去找另一位她喜欢的刃。

    “祖宗――”

     在和室内的小乌丸听到声音便知道是谁。就像做过千次万次一样(实则也确实做过很多次,嗯,我指的是动作)伸出双臂,将飞扑过来的审神者拥在怀里。

      外面的雨声渐大。现以入冬,天气转寒而审神者还作死的换了梅雨景趣。

      窝在衣服里的审神者抱着小乌丸的手臂瑟瑟发抖。

     “祖宗祖宗,我冷,你抱抱我好不好?”带着极浓的撒娇意味,审神者有些紧张的看向小乌丸。

     “嗯。”小乌丸轻笑一声出声答应,拿起一旁的薄被裹住审神者然后塞在怀里。

     “嘿嘿。”审神者在怀里傻笑着。抬头有点委屈巴巴的说:“祖宗,你有糖吗?”砸吧砸吧嘴“小光他限制我吃糖,可我今天才吃了两颗!”审神者从被子里伸出手,比了个二,然后又伸出一根手指,比了个三“原本有三颗的,可我把还有一颗给了包丁,因为他今天抢誉了。”

       审神者在怀里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小乌丸在一旁附和着,从罐子里拿出糖,轻轻的塞进审神者的嘴里。

      “嘿嘿。”怀里的审神者被投喂后时不时的蹭蹭小乌丸。而后者也只是笑着将她拥的更紧,投喂的动作中带着温柔。

       其实,审神者换梅雨根本就不是在作死吧。


―――――――――――♡―――――――――――

我……终于向小祖宗伸出了罪恶的手!小短片,想写一些温馨向的(不知道有没有写到位呢?)。嘛,总之,你们看的开心我写的开心就好了~


日常小记NO2

我打出来了(๑>ڡ<)☆,这篇是在江户城开没几天的时候写的,所以时间和现在还是对不太上。嗯,也就是修行的刀都回来啦,其它也没什么,所以观看无碍啦⊙ω⊙

――――――――――

    最近江户城开了,婶婶自从上次联队战爆肝了以后

这次……她……肝不动了

    婶婶瘫在本丸的走廊上“我就是条鱼,我就是条咸鱼,隔壁暖女儿那儿既要我肝还要我的粉石头…

…嘤嘤嘤(ಥ_ಥ)”

  “哈哈哈,小姑娘这是怎么了?不如,陪老爷爷我坐会?”三日月在旁边坐着喝了口茶

  “可是……可是我想有只猫呀,我想拥有一只猫呀!”婶婶烦躁的抓乱了头发“不行(▼皿▼#),我要去肝,我哔―干爆江户城!”

“哈哈哈,有干劲是好事呢。哦!茶梗立起来了,哈哈哈”三日月看着噔噔噔跑出去的婶婶,一如既往的笑着。

“给我打爆对面的家伙!我们的目标是:”

“是什么呀,主君?”

“给我点面子,来,跟我一起念,打爆溯行军一刀通苦无,得到钥匙,开到箱子,拿到南泉!”

   ……

“大将,请不要教坏弟弟们。”药研淡定的推了推眼镜,早已习惯自家婶婶如日常抽风。

“换队!我要换队!”

   最后,婶婶还是在周末爆肝两天后,成功的拿到了南泉和修行道具。――完







(ಡωಡ)hiahiahia骗你的

   拿到修行道具的婶婶又哒哒哒的跑到龟甲房内

“阿龟啊,去修行吧,记得衣服带多点,最近外面天气转凉了,记得每天要给我写信啊吧啦吧啦…

……”

“好的!主人!没问题的!主人!”龟甲乖巧的坐在一旁听婶婶唠叨。

“那……走吧…要照顾好自己…”婶婶抱了抱龟甲,有点不舍

“嗯!会记住主人对我的关心!”龟甲有点激动,龟甲的脸红了,虽然更希望主人能用冰冷的眼神来看我呢

“走吧,拜拜~”婶婶朝远处挥了挥手

   ……

“我……想他了……”婶婶抱着腿坐在走廊上,眼睛无神

“丫丫,那位大人为了获得新的力量而出去修行,真实令人感动啊~”小狐狸从鸣狐的肩上跑了下了,蹭了蹭婶婶,婶婶伤感的摸了摸小狐狸

“不要伤心,4天过后就回来了,他会为了主人而战。”鸣狐用手做出狐狸的手势,轻轻的点了点婶婶的脸。

“嗯!”……“等等!我忘记送秋田了啊!”婶婶起身就跑

“丫丫,主人殿下还真是健忘啊~”小狐狸又蹦哒回来鸣狐的肩上

“狐狸……”

    婶婶开着阵来到另一个本丸。

“呀!秋田小天使,东西收拾好了吗?”

“嗯!都收拾好了,主君。”

“秋田田啊,天凉注意保暖,记得给我写信啊。还有,无论你做什么,婶婶都支持你,所以啊随你的心愿去做吧。因为主君知道,秋田不是个坏孩子啊”婶婶摸了摸秋田的头,难得正经的说

“主君……好的,我知道了。会给主君写信的!”秋田看了看婶婶,揉了揉眼睛

“嗯!去吧”婶婶也揉了揉眼睛

     又一个少年走了……嘤嘤嘤(ಥ_ಥ)

     明天还有一个少年要走……婶婶又去了剩下的那个本丸 。看着正在捡资源的后藤,上面的等级是大大的LV97。欸……明天送吧

日常小记NO3

那个,我来说一下,我当初锻祖宗时是立的flag,所以这里的也是立了flag的。

――――――――――

      婶婶热衷于搞事,鹤丸也热衷于搞事。本丸里的其他刀为此超碎了心。烛台切甚至在厨房外贴着,婶婶和鹤不得入内!!直到小乌丸的到来……

      那天,天气晴朗,婶婶一如既往的蹲在锻刀所那儿和刀匠嗑瓜子。“我说,阿匠啊……”阿婶拿起一把瓜子“嗯?”刀匠也拿起一把瓜子。“最近政府的公告看了吗?”阿婶递给刀匠一把瓜子以示友好。“看了,想要小乌丸?”刀匠瞥了婶婶一眼,接过瓜子“我们俩这交情……你看……”阿婶笑眯眯的又给刀匠一把瓜子。“不,为刀匠就是要正直,几粒瓜子是收买不了我的。”刀匠接过瓜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就不能通融通融吗”婶婶正要拿起瓜子却被开门声吓的……手抖了。

在阳光的照射下,婶婶好不容易挡住光看清了来人。“被哟,你干啥|・ω・`),吓死我了。”婶婶捡起瓜子拍了拍胸。

“是……你叫我来的……”被被扯了扯他的被被。

“哦!对哦!来来来,咱们来锻刀!”婶婶一把丢掉瓜子壳,拉着被被起来了。“刀匠,别吃了,锻刀了!”

    刀匠又瞥了一眼兴奋的婶婶,只好放下瓜子拿起材料“多少?”“all800”婶婶从衣服里掏出一踏委托符和加速符“被,你去贴符”

     婶婶看着手里的几把刀沉默了一会……

然后半开玩笑的说“被啊,你知道知道那个黑发的光脚小正太吗?给我锻一把呗?”

     被被扯了扯他的被被点了点头。

……

     嗯???同意了?

  “那个,锻不出来也没关系哦!反正我上几次也坠机了好几次了哦!”阿婶有点惊慌失措。只好再扔资源。3……3:20??!“我……我察,不会吧?应该不是吧Σ(っ °Д °;)っ怎么可能,没事没事,被,扔一张加速!”婶婶的手略有些颤抖。

   婶婶望着眼前的小正太一脸懵逼。“出…出了?”

    ……沉默了一会

“啊――!被被!被被!出了!出了!抱一个!”婶婶从地上蹦哒起来,一把抱住了山姥切。

“主,难……难…受……”山姥切的脸起了红晕

“啊~啊~抱歉啊”婶婶松开了手转身抱住小乌丸“欢迎来到本丸!”然后掏出一把瓜子塞进了刀匠手里欢快的蹦哒出去了。

“哦呀,这可真是厉害的欢迎式啊”小乌丸明显有点被婶婶吓到

“她……人不坏”被被又扯了扯他的被被,以盖住他红的脸。

    阿婶当初出货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心塞……

  “我……鹤……嗯……”婶婶和鹤丸一起站在走廊上盯着面前的小乌丸默默的低下了头。异口同声“我们错了!”但我们下场还敢!

    被小乌丸罚着去扫了厨房。“鹤,我觉得我们下次得跑快点。”

“我也想啊,但跑不过啊,机动比不上啊”鹤丸无奈的挥动着扫把。“也是……”

――――――――――――――

是不是我好久没更,你们不喜欢咱了╯﹏╰前两篇毫无热度……是我文笔太差了吗?好的,我会努力的‵(*∩_∩*)′还是希望可以请你们去看一看前面的两篇,你们的喜欢和对刀刀的爱是我的动力呢(⑉°з°)-♡还有一篇我会尽量在南泉喵的江户城结束之前打完的,因为是关于江户城的呢。写是谢完了就是打字好麻烦Ծ‸Ծ又没有太多时间打字,尽量在江户城完之前发出来吧::>_<::